【淘寶傢俬集運】布魯塞爾,夢遇卡爾·馬克思

□孟範昆

    帶着朋友的囑託,為了教學的需要,此次西歐八國十三天的旅遊主要任務是在西歐尋找馬克思的足跡,瞻仰馬克思工作、生活和戰鬥過的遺蹟,憑弔法國巴黎公社社員牆,以達到深化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認識。
    科學的發達,交通的便利,再加上歐盟27個國家強有力的聯盟,在歐洲過關入境就如同中國人上高速公路,打一張卡就OK了。一天之內,我們就跨越了三個國家的領土,早上從梵蒂岡出發,途經意大利,中午抵達法國,傍晚十分到達比利時。
    比利時王國處於歐洲的十字路口,人口有1千多萬,面積只有3萬多平方公里。其首都布魯賽爾是共產主義思想的發源地。1841年,馬克思提前獲得了哲學博士學位後決定從事律師工作。如果按照馬克思早年設計的人生軌跡運行的話,估計他不可能經歷後來貧困潦倒的生活。踏上社會後,他秉着一顆創立無產階級解放學説的決心,希望以此來改造舊世界。
    傍晚時分我們來到了馬克思和恩格斯曾經工作和生活過的白天鵝咖啡館。這座典型的歐洲巴洛克式建築,與布魯塞爾市政府相鄰。在賓館的門楣上方振翅欲飛的白天鵝,象徵人類美好生活的開始。
    1845年至1848年,經過三年的苦苦思索,馬克斯和恩格斯創作出一本掀起大半個世界思想波瀾的鴻篇鉅作———《共產黨宣言》。至此馬克思主義思想誕生並改變了世界歷史的進程。   
    在導遊的帶領下,我們進入了白天鵝咖啡館。奧地利作曲家小約翰·施特勞斯一首最富盛名的藍色多瑙河圓舞曲迴盪在整個大廳,咖啡館侍應生用半生不熟的中文向我們打招呼,“您們好!歡迎來自中國的朋友!”
    “哪個座位是馬克思坐過的?”我們亟不可待地問道。在侍應生的指引下,大家輪流在馬克思坐過的座位上照相,有的朋友還故作沉思,以體驗當年馬克思辛勤勞動的艱辛。
我花了2歐元點了一杯比利時的葡萄酒,呷口酒,咬口巧克力,慢慢地打發時間,喝完一杯葡萄酒,我已經有了些醉意,再加上連續幾天的長途跋涉,一陣睏意襲來,我倒頭迷迷糊糊地趴在咖啡桌上睡着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啪啪啪……”一陣熱烈的掌聲將我從睡夢中驚醒,我抬頭一看,從咖啡館的邊門走進一人,此人身穿燕尾服,大背頭,天庭飽滿、地閣方圓,一雙大眼炯炯有神,滿臉的大鬍子具有男人的陽剛之氣,蝴蝶結緊緊地扣住脖領宣示對舊世界的冷酷,兩雙大手不斷地向我們揮舞。這人不就是卡爾·馬克思嗎?中國人再熟悉不過的偉大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舵手。是他改變了世界歷史發展的進程,是他給中國送來了馬克思主義。
    人們蜂擁而上和“馬克思”握手,照相,簽名……我一看,也樂了,原來是特型演員。“馬克思”揮舞着右手向我們走來説,“中國朋友們,你們好!歡迎你們不遠萬里來到比利時布魯塞爾白天鵝咖啡館。”
    馬克思精通中文?我們驚呆了!我敬佩地説,“你不僅長得像卡爾·馬克思,而且還能講一口流利的中文!”
    “什麼像馬克思,告訴你,我就是170年前的馬克思,我是從天堂來到人間。”馬克思認真嚴肅地説。
    “這怎麼可能,唯物主義者從來就不相信神靈的存在,而且馬克思本人也批判過唯心主義者,你早在1883年離開了人間。”我批駁道。
    “馬克思”笑着説,“是的,我們都是唯物主義者,但是我們歐洲人普遍相信,人死後好人昇天堂,壞人下地獄。由於2000年以來我對整個世界歷史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進步,因此死後靈魂升上了天堂。”
    “在艱難的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人拋頭顱,灑熱血,在為革命獻身後,都説要到我這裏來報道!”“馬克思”接着説,“今天我從天堂來到人間,就是想和你們中國朋友談論中國革命和中國社會主義建設的問題。”   
    馬克思和藹地問,“你們當中有誰讀過我寫的《共產黨宣言》和《資本論》?”
    我立馬舉起右手説:“我在研究生時期讀的專業就是《資本論》與社會主義經濟理論,可以説我瞭解一點你的理論和學説。”
馬克思以驕傲讚歎的口氣説,“我的理論產生於西歐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教條主義只是將我的理論當作金科玉律,但是中國共產黨在實踐中發展了我的學説,提出了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道路,中國共產黨人了不起呀!”
    馬克思接着又問:“中國共產黨的領袖毛澤東,聽説他創立的理論在早期沒有得到黨內和共產國際的認可,是這樣的嗎?”
    我畢恭畢敬地回答道,“是的,由於黨內左傾機會主義排斥毛澤東同志,我們黨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喪失了井岡山根據地。1934年10月,突圍的8.6萬中央紅軍,到達遵義時只剩下3萬人。在關鍵時刻,中央召開了具有歷史意義的遵義會議,解決了軍事問題和組織問題,遵義會議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
    “馬克思”一臉嚴肅地説,“以毛澤東為核心中國共產黨思想,是將我的學説和中國的國情相結合。中國革命取得的勝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這都是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勝利”
    我們有位朋友問馬克思,“中國的社會主義符合你老人家的思想嗎 ?”
    馬克思笑着説,“上世紀九十年代,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進入低潮。現在打着社會主義旗號的國家有中國、越南、古巴和朝鮮。但據我從天堂的觀察,高舉我的旗號,符合我思想的社會主義國家只有中國,中國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
    我虛心好學地向馬克思請教:“中國的改革開放已經邁過了三十六年的歷史進程,我們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也遇到了很多困難,如通貨膨脹、經濟滯脹、大學生就業難等問題。我們能夠戰勝這些困難嗎,中國的改革能夠取得成功嗎?”
    馬克思用右手托住下巴,沉思了一會兒,説,“這個問題很多中國朋友都問過我。我可以肯定地説,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改革開放是在人類發展的歷史上走出了一條前人沒有走過的道路,我早就説過,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社會主義發展和勝利,希望是寄託在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身上。”
    ……
    突然,談性正濃的“馬克思”好像想起了什麼,掏出懷錶看了看,説,“我們必須再見了,因為在倫敦的大英博物館,有一批中國朋友正在等着我給他們講學。”
    “馬克思”笑笑地説,“在分別前,我們一起唱首無產階級的讚歌———國際歌吧!你們願意唱嗎?”
    我們笑着異口同聲地説,“願意!”
    伴隨着鏗鏘有力的音樂,我們齊聲高唱:
“起來飢寒交迫的奴隸,
    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
    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要為真理而鬥爭,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奴隸們起來起來,不要説我們一無所有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
    雄偉響亮的國際歌響徹雲霄,在布魯塞爾的上空,在歐洲的上空,在宇宙的空間迴盪,世界上各個國籍的人彙集在一起,唱出了世界上最響亮的聲音……“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
    “啪”的一聲,我頭上突然捱了一掌,我打了個激靈,醒了!睡眼朦朧中,只見太太正微笑盯着我:“快點走,下一站我們要到馬克思的故鄉德國萊茵省特里爾城去!”
    我疾步向旅遊大巴衝去,但是夢中馬克思的風範仍然歷歷在目,他的教誨言猶在耳,我堅信馬克思的預言一定會成為現實,這就是———中國的改革開放將在震撼世界中高歌猛進,英特納雄耐爾一定要在全世界實現!

(2014年1月23日初稿於比利時布魯塞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