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寶傢俬集運】校園的“慢生活”

 

 □文旅學院2010級 李偉琳
    當下,在速度和效率是主旋律的社會潮流中,行色匆匆的人們難免會感覺靈魂跟不上行動的步調,放鬆得不到現實的許可。於是,“慢生活”一詞逐漸在人羣中傳遞着,登上了報端,在各個媒介中通用,也與整日奔波於城市高速信息化,或是在奮力去拿 “世俗學”獎學金中沉默的人們一拍即合。輕輕一語,叩開了我們急躁不安的內心,彷彿睜開期待的眼便看到了蓮花。當然,大學生也不例外。
    當代大學生是幸運的,卻又不那麼幸運的一代。幸運的是社會大環境的寬鬆、文化實力不斷增強的社會背景、人文色彩的濃厚以及高新技術的發展使得我們以父輩們想象不到的姿態去博採眾長,汲取營養;説我們不幸運,來源於社會競爭力的日趨激烈,社會崗位趨於飽和,導致了我們自從上了大學就難以慢下奔走的步伐。這時,“慢生活”一詞彷彿成為大學生的嚮往。
    考證、考研、考公務員、考事業編,彷彿存在於同學之間經常的談論中永遠不會過時。你去問他們為什麼,你可能得到的答案只有一種,“為了畢業以後找出路唄”。 這些還沒有面臨畢業的同學們,甚至大一剛入學不久,應該為畢業之後的去向未雨綢繆嗎?
    的確,大學生的刻苦努力精神值得欣慰,那畢竟是新一代的希望,拒絕做“啃老族”,敢於用自己的力量去爭取今後的幸福生活,努力找工作也為了讓父母少些操心少些牽掛,但是,努力是一方面,努力的方向也是一方面,活出本色活出精彩的定位遠不止這些。
    去年,哈爾濱市有三千多本科生甚至碩士生去應聘清潔工職位的一則新聞引起熱議,僅僅為了事業編制,工作穩定,每天拿起掃帚做着辛苦卻簡單的活兒,這算實現人生的理想和價值了嗎?這就報答祖國的培養了嗎?成為公家的人,待遇豐厚,工資拿穩,真的就滿足了嗎?
    人生價值創造與為社會提供儘自己可能的貢獻相統一。
    找不到工作不要緊,做村官,做基層,放低姿態是大學生的素質要求,這正是體現人生價值的一種方式。不要扭曲社會提供教育的初衷,保持就業目的的純潔性和原則性。
    因為社會全能人才的缺失和崗位對人才的要求,大學生為了達到自己的目標來克服種種困難來適應崗位,而很多硬性要求只為了上綱上線,忽略了個人發展的全面性,因而,大學生為了生存不得不放棄了興趣愛好與本應量身定做的職業位置。
    快速的補充營養,快速的食用,快速的投入生產,我們暫且稱之為速食時代。而“慢生活”與之相反,旨在找到自我,享受生活,體會生命的價值。
    “慢生活”倡導者卡爾.霍諾認為,“慢生活”不是支持懶惰,放慢生活節奏也不是拖延時間,而是讓人們在工作和生活之間找到平衡。
    大學校園裏的慢生活,不要你急功近利,過早地去為了一個結果幾個名額焦頭爛額馬不停蹄的努力,而是在這段人生成長成才的黃金時期,學會正確的思維模式和生活方式,為今後的理想實現做準備。這期間,去親近當初的夢想才是成功所至。
    快速的與現實與外界接軌是如今人們的一大優勢,通過外界的塑造不斷地整合出新型人才,但是往往很容易就偏離了內心所在。如此快速必將引起消化不良。
    當夢想與生存出現摩擦時,做一個內心寧靜的大學生,不要為了一份除了錢或者安定其餘什麼也得不到的工作而失去自己原有的價值,也會使國家人才的流失嚴重,妨礙社會進步。
    讓我們試着“慢學習”,以更自由、開放、彈性的思維方式和興趣取向來讀書,閲讀沉澱多年的中華經典,體味西方濃厚的人文主義,這些智慧錦囊是大學生成長時期最具營養的書籍,經過反覆推敲得出的人生信條會受用一生。
    閒暇時去郊外走一走,與自然進行最直接的交流,讓心靈感受一場超脱世俗的旅行,試着將你的腳步放慢,再放慢。

    校園中的“慢生活”是一種格調,放下那些急切雜亂,去品茗四年美好的生活,時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記夢想,不要把自己固定在別人的框架中去思考、去奮鬥。